2020年4月16日,北京金融監管局“一口氣”印發《北京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北京市商業保理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北京市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北京市典當行監督管理指引(試行)》4個監管文件。其中,《北京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簡稱《北京融資租賃指引》)因與銀保監會于2020年1月8日發布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簡稱《征求意見稿》)在時間上相近、內容上卻更為嚴苛,已在業界引起軒然大波,不少人直呼:“史無前例的融資租賃強監管時代即將來臨!”

將《北京融資租賃指引》與《征求意見稿》以及此前的融資租賃監管規定相比較,不難理解為何從業人士會認為《北京融資租賃指引》是“史上最嚴”。《北京融資租賃指引》在機構準入和退出、業務范圍、經營規則和風險控制、監管職責和措施、信息報送等方面作出了嚴格細致的規定,部分監管要求已經看齊《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體現了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的加強“功能監管”的要求。

01、超高準入門檻

《北京融資租賃指引》第七條規定:“融資租賃公司的注冊資本應當為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最低限額為2億元人民幣或等值自由兌換貨幣。”此前,融資租賃公司實行認繳制,行業門檻不高,因此催生出上萬家企業,魚龍混雜。如今,提高準入門檻,將有利于抑制狂熱,加速行業出清。融資租賃公司從認繳制直接跨入2億元實繳制,實際上已經高于金融租賃公司1億元實繳資本的設立門檻,不可謂不高。未達到資本準入門檻要求的現有融資租賃公司將如何處置,是要求限期增資,還是直接清退,亦或是資本準入要求僅針對新設融資租賃公司而不溯及適用于既存企業,尚不明確。

02、打擊殼資源炒作,加速行業整頓出清

在劃歸銀保監會監管之前,融資租賃公司監管和審批主要由商務部負責,準入門檻較低,監管環境寬松,加之當時經濟發展迅速、融資需求大,融資租賃行業被看好,因此融資租賃公司紛紛設立,其中有很多是設立只為獲取牌照的空殼公司【據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中國融資租賃公司(不含金融租賃公司)共10900家。全國融資租賃企業管理信息系統顯示,其中處于營業狀態的僅有2985家,約72%的融資租賃公司處于空殼、停業狀態】,殼資源交易十分活躍。為打擊狂熱市場的炒殼賣殼現象、加速行業盤活出清,《北京融資租賃指引》提出兩項舉措:

其一,第八條要求融資租賃公司的主要股東必須符合“入股資金為自有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