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6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在其官網公布了《北京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以下稱“《監管指引》”) 以及官方解讀。
  在融資租賃業內尚在討論2020年1月8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稱“《征求意見稿》”)能否關注和采納融資租賃公司的重點訴求時,《監管指引》的出臺始料未及,部分監管措施之嚴苛甚至超過《征求意見稿》,引發了內業熱議,被稱為“史上最嚴”“最霸氣”的監管規定。
  自2018商務部將制定融資租賃公司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職責移交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銀保監會”)后,融資租賃公司(本文中特指除金融租賃公司以外的其他兩類融資租賃公司,或稱“商租公司”)被納入統一銀保監會的監管,嚴監管、強監管似乎勢在必行,但如果不考慮商租公司與金租公司等金融機構的資金來源、資金成本、政策福利、機構屬性、市場占有率之間的區別,簡單在內控制度、集中度管理、風險準備提取、杠桿倍數、信息報送方面做出同樣的規定,必然厚此薄彼,造成市場主體的不公平營商環境。在監管部門對融資租賃公司的監管措施與金融租賃公司“一刀切”時,監管部門并未在融資渠道、資金成本、稅收優惠、權利登記(目前仍有很多地區不為商租公司辦理機動車登記、抵押登記)  等方面為商租爭取與金租公司一樣的待遇,只談監管、不論發展的強勢措施一旦持續,這種影響對商租而言將是顛覆式的。
無論是融資租賃公司還是金融租賃公司,都是支持和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工具,使融資租賃行業既有統一監管,又保持行業活力,發揮租賃公司多元化、差異化的競爭力,達到促進融資租賃行業健康發展的目的才是監管的原則和終極目標。通過深入研讀《監管指引》,不免有如下的疑慮和擔憂。

01、監管的初衷和目的

從《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以下稱“《金租辦法》”)中將“促進”融資租賃業務發展放在首位,到《征求意見稿》中將“引導”融資租賃公司合規經營、明確市場定位作為立法目的,再到《監管指引》將“強化”對融資租賃公司監管的思路貫穿全文。我們不難看出,《監管指引》的監管思路是先“規范”,后“促進”,但從文件中并未體現“促進”融資租賃公司發展的措施。
融資租賃行業因“易租寶”等事件被污名化的后果,是監管機構認為融資租賃行業存在“亂象”,需要被監管和治理,但融資租賃公司在支持實體經濟、支持基礎設施建設、支持中小微企業融資、支持科創企業發展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