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愛奇藝被做空的相關事件近期在金融圈掀起波瀾,各界人士對中概股公司業績造假等也發表了諸多看法。而在事件之外,境外專業沽空機構的調查方法也再次被金融屆關注。那么對于金融機構來說,究竟能從沽空機構借鑒什么?哪些方法又是難以照搬的呢?

首先,渾水、香櫞等專業沽空機構的“戰績”總體上是勝多負少,被做空公司的市值暴跌是常態,被摘牌者亦不勝枚舉。當然凡事也有例外,如新東方、敏華控股、恒大地產等至今屹立不倒。“戰績”及其背后的沽空動機并非本文所討論范圍,從技術角度我們首先看看其開展調查的常用手法。

沽空機構的調查方法并不神秘,甚至于某些手段看上去有點“傻大粗憨”,大致可分為:

1.廣撒網獲取公開樣本,并以統計學原理推導結論。

無論是當年做空分眾傳媒時數小區電梯里的廣告屏幕,還是做空瑞幸時的監控單店客流,其手段經常是聘請大量人力廣泛收集終端樣本,同時其內部還會確定合理置信度而明確最低樣本量(例如在瑞幸事件中對置信度條件的底線設為獲取5000張小票)。

2.利用“內鬼”挖掘機密信息。

“潛伏”、“策反”是沽空機構的常用手段,例如瑞幸事件中潛伏至店長群,或利用目標公司員工獲取內部敏感文件等,毫無疑問這類信息最具殺傷力。

3.旁征博引,形成側面證據。

相比以上兩種直擊要害的殺傷手段,沽空機構亦十分注重引用側面證據,即間接地論證被做空公司的財報或說辭不可信。常用的手段包括引入第三方行業專家的看法,或挖掘被做空公司高管黑歷史等,這十分類似于法庭論辯,即無法直接證明事實時,就重點揭露對方證人的人品瑕疵,使人懷疑證人證言的可信性。

4.形成相對自洽的論證邏輯,輸出結論。

依賴上述調查所得的證據,結合自身對行業的分析,最終落腳點多是估值虛高、財務造假。

粗看上去,這些手段并無稀奇。事實也是這樣,盡管一份高質量的沽空報告通常含有極強的專業知識和復雜的證明鏈條,但所謂大道至簡,其調查方法背后的邏輯是十分清晰的。這似乎提醒我們,既然有這么多成功案例在,其他金融機構“抄作業”就是了。事實真是這樣簡單么?

其實對于絕大部分中小金融機構(尤其是非銀債權類金融機構),可以適度借鑒,但極難照搬,原因有如下兩點:

1.經營模式決定盡調成本上限。

很多人認為渾水、香櫞的第一生產力來自于其專業能力,其實專業能力當然可以靠內生與外延手段予以培養,但歸根結底高質量的沽空報告是由其經營模式決定的。無論是依靠看多掙錢的VC、PE,還是依靠看空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