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要旨
在保理業務中,約定不可轉讓的應收賬款被轉讓給保理商的,在未書面有效通知債務人前,不對債務人產生效力,此時應收賬款被人民法院凍結的,保理商不能以應收賬款債權人對抗人民法院采取的強制措施。

案情簡介

一、2014年3月26日,新世紀公司與坤廷公司簽訂《商品經營合同》,約定雙方開展個人護理品銷售經營業務,不得將銷售貨款轉讓給第三人。
二、2015年6月11日,坤廷公司與厚樸保理公司簽訂《保理協議》,約定坤廷公司向厚樸保理公司轉讓應收賬款,以獲得保理融資。

三、2015年6月11日,上述應收賬款在征信中心辦理轉讓登記,同日坤廷公司向新世紀公司郵寄了《債權轉讓通知書》。

四、2015年6月28日,渝中法院因秦某和坤廷公司民間借貸糾紛案,向新世紀公司送達協助執行通知書,凍結、扣留坤廷公司貨款100萬元。

五、2015年6月30日,新世紀公司在厚樸保理公司向其發出的《債權轉讓暨催收通知》上蓋章確認同意轉讓應收賬款。

六、厚樸保理公司以坤廷公司出現經營不善、無法聯系法定代表人為由,起訴新世紀公司償還融資款100萬元。新世紀公司以貨款被凍結為由抗辯。
七、江北法院一審認為,渝中法院凍結新世紀公司對坤廷公司100萬元貨款早于新世紀公司確認債權轉讓時間,在司法解凍之前,厚樸保理公司不可以受償該債權。厚樸保理公司以債權轉讓時間早于司法凍結為由上訴。

八、重慶一中院認為,雖然厚樸保理公司與坤廷公司簽訂保理合同時間是2015年6月11日,但是新世紀公司蓋章確認債權轉讓時間是2015年6月30日,晚于渝中法院凍結該債權的時間2015年6月28日。因此,厚樸保理公司的上訴理由不成立。

裁判要點

本案的核心爭議焦點是厚樸保理公司的債權轉讓是否受司法凍結的影響?圍繞上述爭議焦點,人民法院的裁判要點如下:

第一,如何確定債權轉讓發生效力的時間。根據《商品經營合同》約定,銷售貨款僅在新世紀公司與坤廷公司結算,坤廷公司不得將合同項下的貨款債權轉讓給任何第三人。雖然2015年6月11日,坤廷公司與厚樸保理公司簽訂了《保理協議》,厚樸保理公司在征信中心辦理了債權轉讓登記,且坤廷公司向新時代公司郵寄《債權轉讓通知書》,但是不當然對新時代公司產生約束力。2015年6月30日,新時達公司在厚樸保理公司送達的《債權轉讓暨催收通知》確認債權轉讓且加蓋公章,應當認定該債權轉讓行為對新時代公司產生法律效力。

第二,厚樸保理公司是否受司法凍結的影響。根據渝中法院送達的協助執行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載明的事實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