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對公證機關依法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一方當事人不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執行,受申請的人民法院應當執行。公證債權文書確有錯誤的,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執行,并將裁定書送達雙方當事人和公證機關。”由此,我們可以看到,經過公證的債權文書,如果沒有錯誤,合同的一方當事人可以直接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這省去了漫長的訴訟程序。

融資租賃合同糾紛訴訟,由于涉及的當事人比較多,法律關系復雜,標的額也比較大,訴訟的流程往往也比較長,筆者認為出租人可以考慮采取辦理強制執行公證的方法震懾承租人,同時也可預防訴訟風險。目前司法實踐中對融資租賃合同采取強制執行公證是否得當,頗具爭議。但是主流觀點已經持認同態度,且司法實踐中多有支持。筆者經查詢和學習過往案例,梳理相關的法律、法規、司法解釋、行業規定等,認為融資租賃交易過程中申請辦理強制執行公證,應當注意以下問題:

 一、債權文書應當符合法定條件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于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執行有關問題的聯合通知司發通〔2000〕107號》第一條規定:“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應當具備以下條件:(一)債權文書具有給付貨幣、物品、有價證券的內容;(二)債權債務關系明確,債權人和債務人對債權文書有關給付內容無疑義;(三)債權文書中載明債務人不履行義務或不完全履行義務時,債務人愿意接受依法強制執行的承諾。”
第二條又規定:“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的范圍:(一)借款合同、借用合同、無財產擔保的租賃合同;(二)賒欠貨物的債權文書;(三)各種借據、欠單;(四)還款(物)協議;(五)以給付贍養費、扶養費、撫育費、學費、賠(補)償金為內容的協議;(六)符合賦予強制執行效力條件的其他債權文書。
由上,我們應當看到,融資租賃合同應當包含“債務人(承租人)不履行義務或不完全履行義務時,債務人(承租人)愿意接受依法強制執行的承諾。“
  同時我們還應當看到,第二條規定的債權文書范圍沒有點明包括融資租賃合同;對此一方面我們要用第一條的第(一)、(二)項內容去理解融資租賃合同是否可以賦予強制執行力;另外我們還可以專門訂立協議,將違約解除合同、違約金、租金、手續費等進一步明確,以方便公證辦理機構審查;加之第二條的第(六)項又有了兜底條款,說明還有其他債權文書可以賦予強制執行力;所以對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