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增加,經濟增長速度已經由高速增長轉變為中高速增長,社會經濟增長進入了新常態,再加上近期中國經濟黑天鵝不斷,先是包商銀行對于中小金融機構的沖擊,然后新冠肺炎這個更大的黑天鵝對于幾乎全行業的沖擊,導致實體行業、第三產業都遭受了重創,上述因素的累加,對于融資租賃行業這一進行資金融通交易的機構直接的影響就是客戶逾期增多,風險項目不斷增加。筆者曾經作為執業律師代理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等處理不良業務,后來又轉行到融資租賃公司也從事風險項目的處置工作,前后約積累了10年的經驗。所以想通過本文與大家分享一下融資租賃風險項目的處置經驗,其中不足之處,望各位專家多多指教。

一、三年之癢,租賃公司經營三年后開始出現逾期

個人認為,一家正常運營的市場化的融資租賃公司,項目出現風險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金融的本質是資金的融通,是一個高風險高收益的行業。一家租賃公司正常情況下剛開業的前3年是很少出現不良的,一方面原因是項目少,還在積累階段,出現風險的概率少;另一方面原因是錢剛放出去,除非租賃公司遇到的承租人是一個騙子,否則不會租金第一期就開始逾期。但是經營滿三年之后,項目也再不斷增加,很多項目放款也過了一段的時間,這個時候就會出現一些逾期的項目了。當然逾期項目的出現也和租賃公司的風險偏好,大的經濟環境密不可分。租賃公司既然要做業務,那么風險項目就不可避免,所以應當正視風險,不可能做到零逾期,遇到了風險項目應當積極采取措施應對。
二、很多風險項目自身帶病

根據我的經驗,很多風險項目其自身也是問題項目,也就是說“自身帶病”,不良資產項目很多時候就像一面照妖鏡,通過不良項目的處理能夠反映出租賃項目出現的很多問題,具體如下:

1.最常見的問題就是租賃物有問題。

比如租賃物的發票是虛假的,租賃物發票與實物對不上,我們曾經做過一個租賃項目,租賃設備的發票顯示租賃物是承租人2008年從A公司取得的,但是通過工商信息查詢顯示A公司是在2009年才成立的。

比如,租賃物是依靠承租人上級母公司出具的劃撥函由上級母公司劃撥的,但后來經司法鑒定劃撥函是虛假的。

還有就是租賃物的權屬有問題,常見的有租賃物的重復抵押、重復進行租賃交易等。比如很多金融機構都參與的渤鋼破產項目,就出現了一個租賃設備存在多家租賃公司爭,我們當時的一臺租賃設備就有北銀租賃、平安租賃等幾家爭的情況。

一旦租賃物出了問題,法院多數會將融資租賃法律關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