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問題的提出

保理合同是銀行推出的新類型的金融借款合同,目前尚無國內法的相關法律規定。人民銀行于2014年4月10日頒布并實施的《商業銀行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和各銀行自行制定的各銀行國內保理業務管理辦法是現在保理合同唯一的依據。

這類合同屬于無名合同。《商業銀行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六條明確“本辦法所稱保理業務是以債權人轉讓其應收賬款為前提,集應收賬款催收、管理、壞賬擔保及融資于一體的綜合性金融服務。

債權人將其應收賬款轉讓給商業銀行,由商業銀行向其提供下列服務中至少一項的,即為保理業務:

(一)應收賬款催收:商業銀行根據應收賬款賬期,主動或應債權人要求,采取電話、函件、上門等方式或運用法律手段等對債務人進行催收。

(二)應收賬款管理:商業銀行根據債權人的要求,定期或不定期向其提供關于應收賬款的回收情況、逾期賬款情況、對賬單等財務和統計報表,協助其進行應收賬款管理。

(三)壞賬擔保:商業銀行與債權人簽訂保理協議后,為債務人核定信用額度,并在核準額度內,對債權人無商業糾紛的應收賬款,提供約定的付款擔保。

(四)保理融資:以應收賬款合法、有效轉讓為前提的銀行融資服務。以應收賬款為質押的貸款,不屬于保理業務范圍。”

保理合同存在的基礎就是應收賬款,如經查證應收賬款確為虛假,基礎合同對應的法律關系并不真實存在,那么相關行為人獲得保理融資款行為的性質將發生變化,案件不再是簡單的民事糾紛,涉嫌刑事犯罪。根據保理商的屬性以及行為人是否存在非法占有目的可能涉嫌下列犯罪:貸款詐騙罪,騙取貸款罪,合同詐騙罪,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等。在排除《合同法》規定的無效合同的情形之后,權利義務之衡量應緊緊圍繞雙方所簽訂的保理合同。在有追索權的保理業務中,保理商在保理期屆滿未足額受償的情況下可以直接向賣方行使追索權,賣方應按照約定向保理商承擔回購責任。

保理合同上述特性,導致司法實務中爭議頗大。處理操作各執一理,互不相讓。特別是基于保理合同而形成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與債權轉讓合同糾紛能否一并審理的問題,金融均既起訴貸款方,又同時向債務人主張受讓之債權,形成一案兩案由的局面。

2014年3月14日,某工商銀行向稅利公司放款700萬元,由稅利公司全體股東提供保證。但工商銀行要求稅利公司提供財產抵押。稅利公司沒有財產可供抵押。

故提供了其享有的亨通公司到期因供貨而產生的應收貨款債權1000萬元做為質押。故工商銀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