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庚子鼠年,“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席卷全球,世界經濟承受著“史詩級”的壓力,大量中小型融資租賃公司的財務狀況雪上加霜,通過融資“回血”的需求進一步加大,充裕的現金流和良性的資金周轉無疑是企業生存、發展的根基和命脈。

但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許多融資租賃公司在經營、融資過程中,因為不規范的操作,或利欲熏心,行為邊界遠遠超過了法律所允許的范圍,觸碰了監管紅線,甚至釀成行政、刑事責任。

2020年1月8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了《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從《暫行辦法》的多處條文可以看出,主管部門對于融資租賃公司在實踐中各類不規范融資行為已經高度關注,并將法律風險、監管紅線作了非常具體的提示,屬于“敲黑板,重點考”的范疇。

二、融資租賃公司不屬于金融機構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機構編碼規范》(銀發〔2009〕363號)中羅列了包括銀行、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汽車金融公司、金融控股公司、小額貸款公司在內的32類金融機構,但融資租賃公司并未在列。

根據《暫行辦法》第二條【定義】的規定,融資租賃公司是指“從事融資租賃業務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不含金融租賃公司)”,我們注意到,本條特別提及了不含金融租賃公司(指經銀保監會批準,以經營融資租賃業務為主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將融資租賃公司與金融租賃公司的概念區別予以強調,是以融資租賃公司不具備金融機構的屬性。

三、融資租賃公司應規范融資行為

《暫行辦法》第六條【融資行為】規定,“融資租賃公司的融資行為必須符合相關法律法規規定”,這是一句看似多余的“廢話”,但足顯銀保監會對于融資租賃公司融資行為規范化、合法化的苦口婆心和殷切期許。

那么,何為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融資行為呢?根據我國現行金融相關規定,融資行為包括“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直接融資”指商業信用、企業發行股票和債券,以及企業之間、個人之間的直接借貸等融資方式;“間接融資”指資金盈余單位與資金短缺單位之間不發生直接關系,而是分別與金融機構發生一筆獨立的交易,從而實現資金融通的過程。

換言之,融資租賃公司如果現金流緊張,可以通過向銀行貸款、發行企業債券、發行股票募集資金、資產證券化、將債權轉讓或質押給特定的企業或個人、同業間轉讓和受讓融資租賃資產(轉租賃或雙回租)等方式進行融資、活化租賃資產。

隨著融資租賃行業的快速發展,融資租賃已經成為一項重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