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當前我國融資租賃行業立法整體情況如何?“民法典草案”編纂工作對融資租賃行業產生何種影響?

張稚萍:融資租賃行業尚無專門的行業立法。長期以來,融資租賃行業主要的法律依據為合同法、物權法、相關主管部門頒布的管理辦法以及國家稅務部門頒布的相關規定。
近十余年來,我國融資租賃行業取得了較快發展,融資租賃業務總量已躍居世界第二位,融資租賃的標的物涵蓋了飛機、船舶、汽車、基礎設施建設、工業機械、醫療器械設備等,可以說,涉及到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個人認為,融資租賃作為一個發展潛力廣、后勁足的行業,應有專門的行業立法。行業立法不僅是規制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還能夠對行業進行精準定位,可以相應帶動融資租賃在稅收、監管、政府行政管理等方面的問題迎刃而解,這是一個根源上的問題。
那么,回到民法典的編纂,這實際上是把現有的民法,包括物權法、合同法、侵權法、婚姻法、家庭法、繼承法等編制到一個法典里,這是我國正在進行的一項法律基礎性工程,更是中華民族法治化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事件。目前看來,民法典編纂過程中創設了一些新的制度,并且對融資租賃合同章節充實了不少內容,將對融資租賃產生深遠的影響,民法典也是融資租賃面臨的法律問題的一個改善機遇。

記者:與合同法相比,“民法典草案”對融資租賃相關內容做了很大改動,有何亮點?

張稚萍:融資租賃行業的發展有個突出特點,就是實踐性強,因此,很多業務規則可能會突破傳統的民法理論,在實踐中摸索前行,在呼吁中逐步解決問題。
此次“民法典草案”對融資租賃相關內容做了很大的改動,“民法典草案”第十五章第735條至760條專門規定融資租賃相關內容,由原來的14條擴充到26條,內容上更加豐富飽滿。其中“融資租賃合同”專章的修訂有一個非常積極的變化,即規定了對租賃物的登記制度,“民法典草案”中增加了一個條款:“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所有權,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這能從根本上解決善意取得制度對出租人的傷害問題,是一個重要利好。

記者:對此次“民法典草案”中對融資租賃合同的修訂內容,您有何建議?

張稚萍:“民法典草案”對于融資租賃合同相關內容的修訂,整體上有很積極的意義。但也感到有一些條款對融資租賃有誤解,過分偏重保護承租人利益,模糊了融資租賃的本質特質,對出租人的合法權益保護不充分。具體到內容,有如下建議:

第一,建議刪除個別條款。“民法典草案”中有一條新增條款:

[1] [2]  下一頁